所(suo)在位置︰首頁 > 廉韻(yun)清(qing)風 > 先鋒人物 > 正文

爱购彩票

(原標題︰40多年扎根(gen)一線深耕鑽探的(de)朱(zhu)恆銀——風餐露宿 探尋地球寶藏)

朱(zhu)恆銀在查看岩(yan)礦(kuang)心。資料照片(pian)

人物小傳

朱(zhu)恆銀︰1955年出生(sheng)于安徽舒城qian) 不帳〉乜kuang)局313地質隊教授級高工。1976年,朱(zhu)恆銀被招工到地質隊,從此和鑽探結(jie)下不解之緣。40多年來(lai),他先後(hou)前往全國各地勘探,探尋“地球寶藏”;自主(zhu)研發的(de)不提鑽互換鑽頭技術(shu),在皖南頁岩(yan)氣勘探中,徹底顛(dian)覆(fu)傳統(tong),將取芯時間由過去30多個小時縮短到40分鐘yin)/span>

“這是qiang)粢yao)關(guan)頭,大(da)家再加把(ba)勁!集中注意力(li)!”伴(ban)隨(sui)著(zhou)鑽頭向地底深挖時發出的(de)巨大(da)轟(hong)鳴聲,朱(zhu)恆銀帶(dai)領地質鑽探隊員在緊張地工作……無論烈日(ri)炎炎,還是qiang)kuang)風暴雨,今年65歲的(de)朱(zhu)恆銀,總是伴(ban)著(zhou)一身泥(ni)漿一身油,常年工作在野外一線。

1976年從you) 階銎穡 繃肆僥旯?說de)朱(zhu)恆銀又重返校園,到安徽省地質職工大(da)學補足專業知識短板。那時,可選的(de)專業較(jiao)多,鑽探工作辛苦又冷(ling)門,不少人曾(zeng)以為(wei)他會換個熱門專業。沒想(xiang)到,朱(zhu)恆銀選的(de)仍然是探礦(kuang)工程專業,一干就是一輩子yin)/p>

“沒想(xiang)過要(yao)轉行。”談起地質鑽探,平時不善言辭的(de)朱(zhu)恆銀突然話(hua)多了起來(lai),“對(dui)我來(lai)說這已不僅僅是份工作,可以說,鑽探,更是熱愛(ai)與責任……”

一年365天,差不多200多天都在野外

“我們(men)行業de)謨幸瘓湎煩疲 犢聰裉tao)飯的(de),近(jin)看像收破爛的(de),仔細一看ci)歉gao)鑽探的(de)。”長(chang)期工作在第(di)一線,風餐露宿對(dui)朱(zhu)恆銀來(lai)說,是生(sheng)活的(de)常態。“鑽機一開就不能(neng)停啊,三班(ban)倒。”他笑著(zhou)說。

地質鑽探,通常在荒無人煙(yan)的(de)野外進行。有時住帳篷,兩塊防水帆布,幾根(gen)帳桿,簡易(yi)帳篷就搭好了;有時住集裝箱,十幾平方米的(de)集裝箱房(fang)內,住上好幾個人。

“雖說鐵皮(pi)集裝箱大(da)多沒空調,天一熱,就像蒸(zheng)籠一樣,但與以前相比,現在的(de)條(tiao)件(jian)還是好太多了……”朱(zhu)恆銀回憶起自己剛入行那會兒,住過老百(bai)姓家里的(de)牛棚。牆(qiang)面(mian)用報(bao)紙簡單糊一下,能(neng)擋風就tong)桑 厴先齙閌 hui),防止半夜(ye)蟲蟻“入侵”。問及(ji)是否覺(jue)得(de)辛苦,他坦言︰“習慣了,也就不覺(jue)得(de)有什麼(me)。”

但40多年里,1/4的(de)春節在野外工地上度過,未能(neng)陪伴(ban)家人,對(dui)他來(lai)說,是份遺憾。“一年365天,差不多200多天都在野外。有時忙(mang)起來(lai),甚至(zhi)全年無休(xiu)。”因他長(chang)期在外工作很少回家,家里大(da)小事(shi)全靠ke)拮印(yin)!岸恿餃甑de)時候,有一次回家想(xiang)抱他,他卻哭了起來(lai),不hui)yao)我抱。”談及(ji)那時兒子對(dui)自己的(de)陌生(sheng)感(gan),朱(zhu)恆銀有些難過和失(shi)落。

兒子朱(zhu)曉彥回憶,“小時候對(dui)父親的(de)印(yin)象比較(jiao)模糊,那時不是很理解父親的(de)工作”,隨(sui)著(zhou)慢慢長(chang)大(da),朱(zhu)曉彥知道父親在做一件(jian)利(li)國利(li)民的(de)事(shi),因此由衷地感(gan)到驕傲(ao)……

推廣定(ding)向鑽探技術(shu)規範(fan),解決(jue)表層鑽探難yan)/strong>

1986年春節,鞭炮聲陣陣,霍邱縣淮河(he)邊的(de)小房(fang)子里,靜心寫作的(de)朱(zhu)恆銀完(wan)成了他人生(sheng)中的(de)第(di)一本(ben)著作——《定(ding)向鑽探技術(shu)規範(fan)》。“1982年,我們(men)開始研究小口徑(jing)定(ding)向鑽探,歷時4年終于研究成功了。有了成果,就想(xiang)著(zhou)推廣出去,幫助國家解決(jue)難yan)狻!/p>

當時房(fang)子很小,一間臥室,一個廚(chu)房(fang),加起來(lai)一共才十幾平方米。為(wei)了不打(da)擾家人休(xiu)息,朱(zhu)恆銀每(mei)天都在狹小的(de)廚(chu)房(fang)里寫作。天冷(ling),要(yao)等(deng)煤球爐子燒(shao)暖和點,手才不至(zhi)于凍僵;他就坐在矮小的(de)木凳子上,在平日(ri)里吃飯的(de)小方桌上一筆一畫寫下自己研究與實(shi)踐的(de)經驗。

“平常上班(ban)都在野外,沒時間安心寫作。趁著(zhou)春節放假(jia)的(de)那幾天,可以好好推敲。”望著(zhou)這本(ben)1992年就被納入國家行業標準(zhun)的(de)專著,朱(zhu)恆銀高興地說道。

朱(zhu)恆銀善于琢磨和研究,退(tui)休(xiu)老同事(shi)徐軍(jun)回憶︰“有一次我們(men)的(de)鑽桿在井(jing)底斷了,他想(xiang)出了使(shi)用彎鉤che)de)方法(fa)將鑽桿扶正,順利(li)完(wan)成鑽孔。大(da)家同是學徒,但就tui)neng)想(xiang)到這些點子yin)!/p>

上天不hui)祝 氳馗選6ding)向鑽探技術(shu)規範(fan)的(de)推廣,解決(jue)了表層鑽探的(de)難yan)猓  綰蝸虻厙蟶畈bu)進軍(jun),進行深部(bu)地質岩(yan)心鑽探,成為(wei)朱(zhu)恆銀下一個階段的(de)研究重點。2008年,他申報(bao)了《深部(bu)礦(kuang)體勘探鑽探技術(shu)方法(fa)研究》項目,一門心思研究岩(yan)心鑽探設備,立志解決(jue)3000米深部(bu)地質岩(yan)心鑽探“無合適設備可用”的(de)問題。最終,研究出來(lai)的(de)高強(qiang)度繩(sheng)索(suo)取芯鑽桿及(ji)系列取芯機具,讓3000米深部(bu)地質岩(yan)心鑽探有了可用機具;完(wan)整的(de)深部(bu)地質岩(yan)心鑽探工藝方法(fa),也健全了深部(bu)地質鑽探知識體系。

割(ge)舍不下鑽探事(shi)業,專業上的(de)挑戰就是創新的(de)動力(li)

“ba)×甦 tiao)路,就要(yao)干下去。”40多年鑽探生(sheng)涯(ya),朱(zhu)恆銀親眼見過帶(dai)隊班(ban)長(chang)被鑽探機器彈出3米高;他自己也因鑽探受過傷(shang),在手術(shu)住院期間,听聞江甦泰(tai)州(zhou)施工困難,刀口還未拆線就躺在車(che)上和南京師範(fan)大(da)學的(de)教授一道lai)恿liu)安趕往現場;還體驗過在海(hai)拔5930米的(de)高原鑽探施工現場,從一開始的(de)喘不上氣、說不了話(hua),到自如地指(zhi)導當地地質隊員,解決(jue)鑽頭一下地就被永凍土凍住的(de)難yan)狻 /p>

如今,在朱(zhu)恆銀帶(dai)頭成立的(de)安徽省探礦(kuang)工程技術(shu)研究所(suo)里,他經常帶(dai)著(zhou)所(suo)里的(de)年輕工程師一起做研究。80後(hou)探礦(kuang)工程師王(wang)強(qiang)就是其中一位。“朱(zhu)老師工作十分嚴謹,寫文章、技術(shu)報(bao)告時,對(dui)每(mei)個數據(ju)、每(mei)張圖紙都仔細斟酌、認真校對(dui),確保準(zhun)確。”王(wang)強(qiang)感(gan)嘆道,正是朱(zhu)恆銀的(de)嚴謹細致和悉心指(zhi)導,他快速成長(chang)了起來(lai)。

這些年來(lai),朱(zhu)恆銀除(chu)了繼續(xu)痴(chi)迷(mi)于鑽探研究之外,還多了個新愛(ai)好,就是給研究所(suo)里的(de)年輕人介紹(shao)對(dui)yun)蟆!八suo)里新來(lai)的(de)年輕人多,大(da)多是單身。大(da)家常年在野外工作,我不hua)鎰zhou)張羅,怎麼(me)辦(ban)?”

現在,研究所(suo)里40多個成員中,四五個人的(de)終身大(da)事(shi)都是他幫忙(mang)張羅的(de)。2008年進單位的(de)張正,就是其中之一。“我和妻子都在地礦(kuang)單位上班(ban),她很理解我的(de)工作。”提及(ji)朱(zhu)恆銀,張正連連稱謝,“成家後(hou),我在野外作業時,更加安心”。

40多年彈指(zhi)一揮間,朱(zhu)恆銀一次次向地心深處發起挑戰,堅持不懈探尋“地球寶藏”的(de)秘(mi)密。在他看來(lai),一項工作若是不能(neng)堅持,就很難把(ba)它做好,反(fan)之,將之做到極致,也就tong)閃艘恢志 瘛!拔腋ge)舍不掉(diao)鑽探這項事(shi)業,鑽探方面(mian)的(de)挑戰就是我創新的(de)動力(li)……”(記者 游 儀qian)/p>

爱购彩票 | 下一页